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莒南新聞 >> 莒南廣角 >> 正文

莒南警方打掉一電動三輪車電瓶盜銷犯罪團伙

我要評論  2019-5-16 11:31:23   瀏覽次數:

在時下農村,三輪電動車因其價格相對低廉、操作簡便經濟實用等深受人們的喜愛,很多人接送學生、趕集、走親戚甚至上田里干活都離不開它,就是這在農村隨處可見的電動三輪車,有人卻打上了它的主意,從去年底以來,在莒南縣的大店、嶺泉、石蓮子等鄉鎮,經常發生電動三輪車電瓶被盜的案件。

4月2日下午,大店鎮大官莊村58歲的薛老太太急匆匆來到派出所報警,稱自己停在家門口的電動三輪車電瓶被盜了。據薛老太太講,當天上午她從學校接孫子回家后就把車停在了家門口,可等她下午想騎車時,卻發現打不著火了,細看才發現價值1000余元的電瓶被人偷走了。

3月26日早上,莒南縣石蓮子鎮的趙某金老漢騎著電動三輪車去河壩旁的苗圃里勞作,將車就鎖在了旁邊不遠的河壩上。上午10時許,當其去車邊打開車鎖準備回家時車卻總也啟動不開了,起初以為線路接觸不好,可等他掀開座子時卻發現電瓶蓋子上的螺絲被人給擰開了,里面的電瓶空空如也!他的車是去年底剛買的,買車花費了5000多元,而被盜后光換電瓶趙老漢就花費了1400元!

此類案件發案頻仍,有時一個村的蔬菜大棚區,一天之內就連續發生多起村民停放在大棚邊的電動三輪車電瓶被盜案件;更有同一個居民小區一些居民樓下停放的電動三輪車電瓶一夜之間連遭黑手!在接到多起群眾報案后,莒南縣公安局石蓮子派出所立即組織警力對案件展開偵破工作,民警通過對被盜車輛及案發現場進行細致勘察,以掌握犯罪嫌疑人的作案特點和手法;并通過調取案發現場及周邊道路卡口監控視頻,民警仔細查找犯罪嫌疑人的外貌特征及所使用的交通工具。經過一個月余的艱苦工作,最終民警根據嫌疑人作案時所駕乘的一輛銀灰色面包車確定了嫌疑人的身份。4月18日,在掌握確鑿證據后辦案民警依法將犯罪嫌疑人谷某信傳喚到派出所;4月19日清晨,在臨沂市蘭山區某居民小區,民警經蹲點守候一舉將另一重要犯罪嫌疑人朱某昊抓獲歸案。

朱某昊,男,33歲,臨沂市河東區鄭旺鎮人,離異,帶一6歲兒子生活。2007年因為犯搶劫罪被江蘇省連云港市東海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六年;2017年因為吸毒分別被臨沂市蘭山區和羅莊區行政拘留;2018年因為盜竊罪被臨沂市河東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此人可謂劣跡斑斑。谷某信,男,34歲,莒南縣板泉鎮人,離異,帶12歲的女兒一起生活;初中畢業后外出打工,曾在2018年4月份因二次酒駕被行政拘留。谷某信與朱某昊是多年的伙計,因為電瓶比較重,而谷某信有一輛銀灰色面包車,二人便結伙盜竊。每次作案前都是朱某昊電話聯系,谷某信接到電話知道“來活兒了”,就開車接上朱某昊。每次作案 由谷某信開著面包車拉著朱某昊及作案所用的踏板摩托車,到了盜竊地點附近后,二人將摩托車卸下來,由朱某昊騎著去盜竊,一旦得手了就打電話約定一個地點,之后,谷某信便駕車去將電瓶從朱的摩托車上倒騰到谷某信的面包車上,然后朱某再去盜竊,如此反復,有時候出門一次這樣倒騰三、四次。作案時,朱某昊都戴著帽子偽裝怕被攝像頭給拍到被認出來,從作案頻率上可以看出朱某昊盜竊到了極為瘋狂的程度!可在利益分配上,卻讓谷某信沮喪到極點:朱某昊每次作案也就請谷某信吃個飯,或給個百八十元的“加油錢”,有時看到朱某昊“滿載而歸”掙錢太多,谷心里不平衡就開口向朱要錢,但朱每次也給的不多,“出手十分地小氣!”面對民警的訊問,谷某曾恨恨地對民警說道,并深深懊悔稱自己與朱某昊一起盜竊犯罪不值得。而本案中還有一個人因牽扯此案而被追究法律責任,他叫于某海,男,56歲,臨沂市蘭山區人,在臨沂當地開著一家電動車維修鋪,從2018年12月份以來先后5次廉價收購朱某昊盜竊所得電動車電瓶,4月28日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依法刑拘,都是貪圖小利而惹禍上身,怨不得別人!

現已查明,該系列電動車電瓶被盜案涉案價值10000余元。日前,朱某昊、谷某信及于某海分別因為盜竊及掩飾隱瞞非法所得犯罪而被莒南縣公安機關依法刑拘,案件正在進一步處理中。


徐家偉、徐向田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马会合数单双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