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莒南新聞 >> 莒南縱覽 >> 莒南歷史 >> 正文

山東軍區駐石泉湖

我要評論 來源:莒南網  2014-1-20 9:59:17  作者:李祥琨  瀏覽次數:
??? 1937年8月,莒南的謝輝、張子亮就組織成立了抗日游擊大隊,開展抗日斗爭。1938年8月,魯東南特委在大店成立,莒南一帶成為山東抗日根據地中心,1941年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八路軍115師、山東省黨政軍群機關駐在莒南一帶,領導人民進行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創造了許多可歌可泣的動人事跡和驚天動地的傳奇故事。其中,山東軍區駐石泉湖村的一段歷史就是典型的例子。

??? 一、騰房子
   
??? 為了統一領導山東各地抗日武裝,按中共中央指示,1942年7月1日,山東軍區在沂水王莊成立,不久就轉移到莒南。為適應新的形勢1943年3月2日,在莒南改組成立新的山東軍區,羅榮桓任司令員兼政委。這期間,山東軍區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曾長期駐石泉湖村,譜寫了一曲軍民魚水情、黨群如一家,領導與群眾同生死共患難的輝煌史詩和同仇敵愾,團結奮斗的正氣之歌。
   
??? 1939年,日本侵略軍侵入莒南,大肆燒殺搶掠,實行殘酷的“三光”政策。1940年農歷三月二十五日,日軍又一次攻入十字路城,搶劫、奸淫、殺人放火,全城燒成一片火海。共產黨八路軍的領導機關都轉移到偏僻山區農村。石泉湖村在城北15里的深山中,便于隱蔽,安全性強。山東分局書記朱瑞、山東省戰工會主席黎玉率山東省黨政機關進駐石泉湖村。
   
??? 當時,石泉湖村只有28戶人家,123口人,都是勤勞樸實的窮苦農民,對共產領導的抗日戰爭堅決擁護,全力支持。當時進駐的有山東軍區的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機關,有115師的部隊,有北海銀行,有山東軍區醫院二所,還有山東分局領導、濱海區等地方領導機關。軍政指揮機關架設電臺,指揮戰爭需要有辦公場所,北海銀行需要保密保衛,醫院傷員需要護理,軍區后勤部的大量戰備物資、彈藥需要儲存,沒有房子不行。當時入駐的黨政軍人員就有180多人,遠遠超過本村居民人數,住房問題亟待解決。在這種情況下,石泉湖村的老百姓識大體,顧大局,主動騰出自己的房子給軍區機關住,本村男女老幼都搬到村外打谷場上搭個小草棚暫住,有的搬到山溝的樹下,有的搬到山上的桲欏棵里或山洞里住。夏天蚊蟲叮咬,冬天冷風刺骨,老百姓沒有一個人有一句怨言。甘心情愿自己吃苦,也要全力支持革命工作,表現了高尚的品質和無私的風格。那時,黨群關系、干群關系親如一家,患難與共,人與人之間情同手足。
   
??? 濱海區專員謝輝住李義方(李全仁之父)家,他發展了馮禎祥(任扁山鄉鄉長)、聶玉祥入黨,之后二人又發展了李義恒、李全明、李興功、李義豐入黨,李義豐當了農救會長。省戰工會主席黎玉和妻謝青駐李義鳳家。黎玉打扮與當地老百姓一樣,身穿粗布衣,平時來去不定,白天在外奔波,晚上騎馬回來。其夫人謝青是謝輝的妹妹,也是一副農村婦女打扮,頭上窩著攥(發髻),穿著大襟襖,在日軍掃蕩時,和本村婦女一塊在山上躲避鬼子。1942-1944年,肖華先后三次住石泉湖,時間很長。先住村西頭李義智家。第二次來住村東頭李全年家。村農救會長、后任村支部書記的李義豐聯系工作時,經常看見肖華伏在案子上寫作,起草土改政策及開展大生產運動等許多文件。肖華個子不高,說話活潑風趣,嘻嘻哈哈,和老少村民都相處甚好。至今老百姓印象很深。
   
??? 1943年,山東軍區司令員羅榮桓住李全喜家,李義豐經常看到他在地上擺著沙盤,墻上掛著地圖,桌上放手搖發電電臺,在這里指揮山東根據地的千軍萬馬在千里戰場上縱橫馳騁。當時老百姓不知他是軍區司令,光聽說叫首長,后來才知道他就是羅司令。
   
??? 老百姓印象很深的,還有山東分局書記朱瑞,當時大家都叫他老朱,有兩個警衛員。1942年和北海銀行一起住在季秀竹家。1943年曾住劉家扁山村劉紀興家。因保密原因,一般老百姓不知他的身份。他的鄰居李義鴻、李全增父子對他印象很深,覺得他和藹可親。
   
??? 朱瑞的妹妹朱華是應山東分局要求,由華中局派來支援山東解放區的100名青年男女干部中的一個。文化水平高,口才好。1944年春天經江蘇來山東,先住石泉湖,后住劉家扁山、侍家宅子等村。主要做宣傳工作,發動群眾。她個子不高,身材敦實,漂亮活潑,和村中姑娘媳婦親如姐妹。她經常在各村集會時站在大桌子上發表演講,也到集市上演講。慷慨激昂、激動人心。至今還有很多人對她印象很深。可惜于1945年春莒南大腦炎流行時得病,在沈家扁山的軍區醫院一所治療無效而不幸去世,時年19歲。認識她的老百姓都難過得掉下眼淚,哭得十分傷心。老百姓對她的感情就像是自己的女兒或是自己的姐妹一樣。
   
??? 駐石泉湖時間最久的是軍區后勤部,從1942年到1948年,后勤部主任聶其方(曲流河村人)、供應處長許文九(老紅軍)等住在這里,負責后勤供應工作。
   
??? 大眾日報社社長陳沂住李全明家,陳沂的孩子由李全明之妻許士安撫養。后來陳沂移住李家桑園等村,許一直跟著做保姆工作多年。

??? 二、藏大炮
   
??? 1942年春末,115師在魯南作戰中消滅日軍一部,并繳獲一門六〇炮。這在當時是一種威力較大的新式武器,日軍把它當成命根子,丟了炮,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一定要不惜代價要找回大炮,例如1939年冬,在王家莊子戰斗中繳獲鬼子一門炮,埋在宋家溝村的溝里,鬼子就出動三、四千人進攻宋家溝,找回大炮,雙方死傷慘重,我方333旅陣亡官兵72人。
   
??? 為了不讓敵人找著大炮,115師特務團團長張仁初親自派了一個排的兵力護送,輾轉數百里,用馬車拉著大炮,連夜轉移到軍區駐地石泉湖村。村里老年人還記得:來的時候,早上天剛亮,戰士們累得氣喘吁吁,戰馬也都渾身大汗淋漓,像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可見他們一路奔來是多么緊急,多么勞累。
   
??? 為了不讓日軍找到大炮,需要嚴格的保密工作。軍區領導立刻安排把大炮隱藏起來,這個任務交給了本村忠誠可靠的共產黨員李義治與李義信(李全學之父)兄弟二人。李義信在自己的農田里刨了一個深坑,把大炮埋好,又把上面的土用耙耙平,弄得跟原來的農田一樣,根本看不出痕跡來,這才放心。
   
??? 在接受藏炮的任務時,軍區領導向他倆說明了保密的重要性,李義治、李義信認識到事關重大,當時立下誓言:“以生命擔保,堅守秘密,上不告訴父母,下不告訴妻子,堅決做到人在炮在,絕不能泄露絲毫消息。”
   
??? 這門炮在村里隱藏了三年多,始終沒有泄密。期間曾有幾次拉出去參加戰斗,戰斗結束了馬上又拉回來埋好。1942年12月,羅榮桓、朱瑞指揮的甲子山戰役中,這門炮就發揮了很大的作用。直到1945年10月,羅榮桓司令員率部挺進東北時,這門大炮最后被部隊帶走。幾年間,這門炮一直被村民安全地藏在石泉湖村,從未出過差錯。

??? 三、存物資
   
??? 山東軍區駐石泉湖期間,司政機關根據戰爭需要,不斷轉移到靠前線的地方指揮作戰,只有后勤部機關從1942年到1948年一直駐在村里。后勤部具體負責的人一個是聶其方,本地曲流河村人,負責從上海、天津等地敵占區購買戰略物資,經常到各地聯絡;另一個是供應處長許文九,是個紅軍干部,負責保管和分發物資,工作十分忙碌。許文九住李興功家,他辦事穩重細心,態度和藹,除做好物資保管工作以外,還積極做群眾工作,宣傳抗日思想和共產黨的主張、政策,還組織兒童團和識字班(姑娘)學文化,唱抗日歌曲,和村民關系情同一家。新中國建立后,任濟南自來水公司經理,還和石泉湖村保持聯系。
   
??? 石泉湖村由于地理條件好,便于隱蔽,敵人不易發現,更由于這里的群眾基礎好,人民覺悟高,團結抗日熱情高漲,所以軍區的后勤部設在這里是最合適的。當時這里存放的戰略物資主要有武器、彈藥(子彈、炮彈、炸藥)、服裝(軍衣、軍鞋)、布匹、棉花(做棉衣用)、紙張(印北海幣和印報紙用)、藥品等。所存物資數量巨大,每戶家中放的炮彈就摞到梁頭上和后墻屋檐,家中放不下,只能放到村后山上的山洞里或大巖石下。印刷用紙一次就拉來幾馬車,也是放到山洞里。藥品主要是中草藥,夏天為防止發霉變質,就經常搬到山坡的石頭上晾曬,有的要鋪在席子上曬。聶其方還從上海等地購來大量的炸藥,用以制造地雷。炸藥就分到各家儲存,群眾家里的大缸、小缸甚至壇子里都放滿了炸藥。沒用光的炸藥,有的直到1960年還存在老百姓家里。
   
??? 遇到鬼子掃蕩,就要把物資埋在地里,或藏到山洞里。要掩藏的軍用物資太多,遇到敵人掃蕩,情況危急,全村男女老幼不分白天黑夜,全力以赴搬運彈藥,挖坑壘石掩藏物資,婦女、孩子都動手,組織嚴密、周到。
   
??? 為了供應前線戰爭需要,軍區還在附近周圍村設立了一些兵工廠、被服廠、印刷廠等,如店頭村設有從江蘇遷來的被服廠,劉家扁山設立大雞煙廠。大量的戰備物資需要保存好、看管好。還要防止被敵人發現、破壞。經常有大量物資進出,需要人力搬運,儲存,勞動量很大,全村群眾齊上陣,不分男女老幼,人人都把隱蔽、保管、看護軍用物資的事當成自己的責任。盡管十分忙碌,勞累,每個人都情緒高昂,拼盡上自己的一切力量,努力完成任務,沒有一人叫苦叫累。
   
??? 另外還有一些重要文件和北海幣,都分給可靠的黨員群眾保管隱藏。大家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去完成任務,村民們一致表示:寧可犧牲自己,也要保住軍隊的物資和黨的文件。
   
??? 村中老人回憶,當時全村人心齊,為保護好軍用物資,白天黑夜忙碌不停,全村沒有一個閑人。村民和機關工作人員、領導干部一齊動手,保管軍用物資,從未造成損失。有時來了部隊,露宿在山上,老百姓就全體動員,為部隊做飯、燒水,慰問戰士,戰士們覺得像回到后方自己的家一樣。
   
??? 同時,為供應前線,全村群眾積極擁軍支前,男的參加戰斗,運送傷員;女的做軍鞋,加工軍糧,烙煎餅一連幾天幾夜不休息是常事,一人一天為前線加工一百多斤煎餅,眼熬紅了,累得直不起腰,也沒一人覺得辛苦。

??? 四、救傷員
   
??? 殘酷的戰爭,不可避免要造成傷亡。前方的傷員運到后方治療,有些送到石泉湖村養傷。當時,山東軍區醫院二所就設在石泉湖和沈家扁山村,那時的醫院就設在老百姓家里,經常有一二十名傷員住在這里。醫院院長楊光與其妻王桂芝(三界首村人)住李全學家,一直住到1949年隨大軍南下。
   
??? 那時條件差,傷員多,就分別住到各戶家中,由各家人負責護理。喂飯、清理膿血、端大小便,老百姓把傷員當成自己的兒子一樣細心照料,盡心服侍,寧可自己吃糠咽菜,也把自己平時不舍得吃的細糧、雞蛋做了飯給傷員吃。自己睡在草窩里,也要把自己家唯一的棉被和自己的棉襖給傷員蓋在身上。
   
??? 1944年8月,筵賓區武委會主任肖少華和政委張曙帶領區中隊,與十字路鎮區中隊,在蘆家林西的古路溝戰斗中,消滅日軍20多人。戰斗中我方負傷三人,送到石泉湖村治療,其中一個姓孫的傷員(筵賓區人)嘴巴負傷,無法吃飯,婦救會會員吳均翠(李全增之母)看了十分著急,就用小米碾成粉做成米粥(當地稱之為“補汁子”,喂嬰兒用)一匙一匙地喂到傷員口中。又把自己家唯一一只老母雞殺了煮熟,用刀剁成肉末,再做成粥,一勺勺喂給傷員吃。這樣細心伺候了二十多天,傷情好轉,可惜后來因為感染并發癥而病故。村里人很長時間都為之難過,大家鄭重地把他埋葬于北山松樹下(今小飯店后)。后移葬魯東南烈士陵園。
   
??? 李全吉之妻劉家合,當時剛生了第一個女兒(李福梅),正在哺乳期,見傷員傷勢沉重,不能吃飯,就毫不猶豫地用自己的乳汁喂傷員。
   
??? 在全村人精心照顧下,不久,傷員們都康復歸隊了。在臨走的時候,都流著眼淚說:“大娘大爺大嫂們救了我的命,我永遠忘不了你們的恩情。我上前線后一定多殺幾個敵人,報答鄉親們。”
   
??? 老六團的營長曾炳華,是從井岡山來的老紅軍,在石泉湖養傷時,深為感動地說:“山東根據地的老鄉太好了,石泉湖的父老鄉親就是我們的親人。”
   
??? 軍區醫院在這兒駐了幾年,治愈了一批批傷員,重新走上戰場。后來因戰爭需要,醫院轉移到外地。醫務人員臨走的時候,與村民執手告別,都戀戀不舍。說以后還要來看望大爺大娘鄉親們,情景十分感人。
   
??? 院長楊光1949年隨大軍南下解放南京、上海后,又回來把家屬帶走。臨走時,村民一直送出很遠。
   
??? 五、大生產
   
??? 由于日本侵略者瘋狂“掃蕩”,實行搶光、燒光、殺光的“三光”政策,使根據地經濟受到嚴重破壞,加之自然災害、國民黨反動派的封鎖,軍民生活十分困難。在這種情況下,黨中央、毛主席提出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口號,號召全黨、全軍、全民開展大生產運動。石泉湖的村民和駐村的機關及軍隊官兵,積極響應上級黨的號召,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村民季秀竹一人開荒40多畝,莊稼獲得了豐收。他和李義豐被選為濱海勞模,1943年11月20日參加了在坪上召開的勞模大會,獎牛一頭,槍一支,岳婿二人成為濱海區著名勞模典型。1945年1月,又參加了在寨里河召開的第二屆濱海勞模會議,各獎勵驢一頭。大生產不但解決了自己的吃飯問題,還向政府交了公糧,支援了抗日戰爭。
   
??? 為了充分利用山上的荒坡,1942至1945年間,李義豐帶領全村利用春夏兩季時機,大搞封山造林,植樹15000多棵,綠化荒山250多畝,石泉湖成為全國最早進行封山育林,大規模、有組織地進行植樹造林、綠化荒山、大搞水土保持的典型。
   
??? 由于原來生產條件差,各家的農具、耕畜不足,加之青壯年參加戰爭,使得勞力缺乏,干活人手也不夠,耕種收割農活都存在很大困難。1943年3月,石泉湖村在上級黨組織的領導下,本著自愿原則,組織了七個變工組,每個組有一個黨員做骨干,訂出了生產計劃和換工具體辦法,還對一些無勞力戶作了適當搭配。這樣,有勞力缺耕畜農具的,和有農具缺勞力的戶結合,優勢互補,很快就解決了各自的困難,耽誤不了農活,順利發展了生產。一些孤兒寡母年老體弱或有病不能參加勞動的戶也在大家的幫助下,順利完成各種農活,老百姓都深切體會到共產黨領導好,群眾紛紛贊揚互助合作好。
   
??? 在互助合作過程中,出現了許多動人事跡。如李義智的二兒子參軍上了抗日前線。按政策規定,李義智是軍屬,他家的地應由村里安排代耕,并可享受政府補助。但李義智堅決表示不要代耕,不要補助,自家的農活全部自己干,并且帶頭交公糧,表現了高尚的風格,樹立了革命軍屬的良好榜樣,對群眾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 當時山東軍區司政后機關、軍區醫院、大眾日報社、北海銀行等七大機關住在這里,因為駐村機關人員多,飲用水出現了困難。石泉湖村民先后打井三眼,都因水量不大,沒有解決根本問題。后來,農救會長李義豐想出了閘壩存水的辦法。從1943年開始閘山溝蓄水建造水庫,至1944年建成一座蓄水上萬方的水庫,很好地解決了軍民和機關用水問題。這座水庫給以后的全國的水利建設提供了經驗和先例,對發展農業生產、發展經濟,產生了巨大影響,被省委書記舒同贊揚為“山東水庫之母”,成為名揚全國的光輝典型。
   
??? 在大生產中,還有一支重要的力量,就是回民從事的皮革和服裝生產隊伍。1941年,黨中央派劉格平(曾任華東局社會部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寧夏回族自治區主任),到莒南筵賓鄉東集西村組織回民進行抗日斗爭,很快發展了彭玉珂、彭玉峰、彭林柏、彭林彥等十多個黨員,組織起了八路軍回民中隊,成為山東軍區的一支有生力量,后編入海防團,參加了守衛沿海的戰斗。集西村的回民歷來從事皮革制作生產,當時為保障山東軍區后勤部的物資供應做出了特殊貢獻。他們為部隊制作了大量皮衣、皮帶、皮鞋、槍套、子彈袋、皮箱、文件箱和騎兵的各種馬具,有力地支援了前線。91歲的彭玉英和86歲的彭林彥回憶,1942年到1945年,全村回民投入繁忙的皮業生產,人人動手干,家家開工廠日夜不停,每隔幾天就有軍區后勤部的供應科長劉玉科和王某某(外號王粗腿)來把皮革皮具裝上馬車運到石泉湖村,一次就運走好幾馬車,用以供應前線部隊。回民還安排一部分人在石泉湖村建立一個皮鞋廠,常年生產皮鞋皮帶等。1945年的一天,許世友將軍從膠東前線來石泉湖軍區駐地開會,他和隨行的十幾個人,衣服都十分破爛。在服裝廠工作的幾個回民同志看到此情,心中十分不忍,立刻為他們每人制作了一整套新服裝,配上了嶄新的皮鞋皮帶,顯得更加英勇威武。許世友同志高興地連聲說:“謝謝回民兄弟!”
   
??? 回民沙維芝擔任被服廠廠長,負責每天把集西回民制作的皮件、皮衣收集起來,用馬車送往設在虎園村的八路軍被服廠。當時八路軍的服裝倉庫分別設在虎園、郁家結莊和石泉湖三個相鄰的村里,虎園的倉庫寬10米,長數十米,滿屋的軍衣垛得滿滿的。 1945年底羅榮桓率部挺進東北,陳毅和羅炳輝率新四軍來山東,軍部駐莒南筵賓集西等村,陳毅等領導的衣服也是沙維芝做的。羅榮桓走后,山東軍區后勤部部長王某貞(帶四個警衛員)一直留在石泉湖,負責新的山東軍區后勤工作,直到1948年。羅炳輝病逝后,曾駐石泉湖的黨、政、軍機關代表和回民代表的彭林彥去臨沂參加了送殯葬禮。
   
??? 軍民開展大生產韻達,解決了經濟困難,保證了反侵略戰爭的勝利。石泉湖村在大生產中,表現出來的革命精神和創造的生產經驗,永遠值得后人學習。
   
??? 六、魚水情
   
??? 革命戰爭中,石泉湖村的父老鄉親與軍隊干部戰士,與黨政工作人員結成了深厚的戰斗友誼,說是情同兄弟姐妹一點不過分。那種感情是真誠的、親切的、自然的,是血肉相連、親密無間的,是深入骨髓,出自內心的感情。黨政軍干部為了民族解放和人民翻身而艱苦奮斗,人民鐵了心跟黨走,擁護支持革命干部,寧肯自己不吃不喝也要把自己節省下的一斤糧食、一尺布獻給革命,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都心甘情愿,義無反顧。石泉湖村在抗日戰爭中有8名青年參軍入伍走上前線。有兩名兒童在山上隱藏炮彈時不小心碰到引信發生爆炸而死亡。但石泉湖村人一直無怨無悔,以為革命作出貢獻為榮。
   
??? 在艱苦的戰爭年代,石泉湖村群眾一面生產,一面參加反掃蕩戰斗,與黨政機關工作人員和軍隊同甘苦、共命運。全村群眾不分男女老幼,不分白天黑夜,全力投入抗戰。男的參戰,支前,運送物資,搶救傷員,站崗放哨,保衛機關安全;女的推磨,壓碾,磨面,烙煎餅,加工軍糧,做軍鞋,補軍衣,護理傷員,喂水喂飯;老人看護物資,兒童站崗送信查路條,人人都是八路軍。老人回憶說:“當時是全民動員,全村凡是能喘氣的都加入了抗戰隊伍,沒有一個人閑著”每次日軍“掃蕩”,每戶村民負責隱蔽的物資都有幾十箱子彈、炮彈、藥品,還有成捆成垛的服裝、紙張、槍支、器械,印刷機器,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責任之重大,也是可以想象的。
   
??? 當時除軍區機關,還有濱海區機關(駐筵賓集前村),莒南縣委機關、縣大隊(駐虎園村),扁山鄉政府、鄉常備隊(駐扁山)都在這一帶。村農會主任李義豐忙于擁軍優屬,慰問傷病員、烈軍屬,連過春節都不能在家。為了配合開展革命工作,軍區后勤部開辦了一個大雞煙廠,石泉湖村的李義豐、李義鴻、李義良、李義同、李義恒分頭到各集市為后勤部辦的利華煙草公司收購農民用土卷煙機制造的煙卷,送到大雞煙廠加工外銷,籌集革命經費,為大雞煙廠的建立和發展做了許多工作。
   
??? 1942-1948年,先后還有陳士榘、梁光初、谷牧、劉興元、許世友、陳毅、舒同、譚震林,唐亮等許多領導人曾短期住過石泉湖村,和群眾都建立了親密的感情。李義豐與肖華、谷牧、許世友、張仁初都成立了親密的朋友。
   
??? 1955年李義豐參加國家組織的慰問團到朝鮮慰問志愿軍,陳毅任團長,他一見到李義豐,就親切的拍著李義豐的肩膀,學著山東方言,說:“老伙計,你也來了。”那種親密融洽的情景至今令人無法忘懷。李義豐曾說過,慰問團在朝鮮前線與志愿軍一起開大會,設會場的地方,因被美國飛機轟炸,腳踏下去,松軟的塵土把鞋都沒了,可見戰爭之慘烈。李義豐代表家鄉人民在會上講話,表示對戰士們的慰問,臺下多次響起一陣陣熱烈掌聲。他講完話后走下講臺時,遇到一個莒南籍的戰士,抱住他就放聲大哭,激動地說:“家鄉人來了,就像見到自己家的親人一樣。見了你,就等于見到了我的親爹。”
   
??? 石泉湖村群眾把擁軍支前的革命傳統和淳樸善良的親情帶出了沂蒙山區,帶到了濟南。帶到了北京,帶到了國外。軍民團結如一人,是取得革命戰爭勝利的重要因素,戰爭時期的軍民骨肉情,黨群魚水情,成為革命戰爭年代的一段佳話,也成為我們改革開放新時代需要學習繼承的傳家寶。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马会合数单双公式规律